Crisp_DD奶子D_WOLF战队

  炒股就看,权威,专业,及时,全面,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!

  2020年可转债“妖券”横空出世,借助“T+0”机制,一些游资毫不忌惮离谱的估值,肆意炒作小盘转债,将转债估值刷出了天际。

  在那波“妖券”炒作的行情中,有一对神秘的年轻夫妇翻云覆手,共同控制使用账户组交易可转债,集中数十万元资金连续买卖Crisp_DD奶子D_WOLF战队,涉嫌操纵4只可转债价格。手法简单粗暴,先是暴力拉升,随后立即出货。

  然而,广东证监局近日一纸罚单,将他们“打回原形”。

  他们是如何利用数十万元资金对这4只可转债形成操控的呢?

  玩转妖券的 “夫妻档”

  广东证监局近日披露了一起“夫妻”账户联袂操控转债的案例。

  当事人是一对年轻夫妻,均开设了转债账户。从披露信息看,男方卜某 1989年1月出生,女方凌某1995年1月出生,住址为广东省。

  两人为夫妻关系,双方均知悉对方名下证券账户的账号、密码,共同控制并决策使用卜某银河证券账户、凌某银河证券账户、凌某账户等三个证券账户(以下简称账户组)。账户组的交易资金主要来源于自有及家庭资金,盈亏由二人共同承担。

  2019年3月14日至2020年2月18日,卜某、凌某共同控制使用账户组交易可转债,集中资金优势连续买卖,操纵“”“利欧转债”“””“”等4只可转债价格。

  从四只转债标的看,均系市场热衷炒作的妖券,特别是横河、利欧和蓝盾这三只转债,是被市场公认的当年“妖券”品种。

  2019年,“妖券”作为一个特殊品种出现了。借助“T+0”优势,游资炒作小盘转债,不仅不顾及估值,并且涨势毫无逻辑,呈现出高价格、高换手率、高转股溢价率的特点。不过,在2020年之前,这类成交量并不算大。

  从此次案例看,这对年轻夫妇提前在市场启动之前,把握住了“妖券”流通盘小的特点,借助资金优势,7次出手,轻松获利,无一失手。可谓是这场“妖券”炒作潮中的赢家之一。

  不过,最终广东证监局认定这对夫妇的上述行为,违反了2005年《证券法》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,构成2005年《证券法》第二百零三条所述情形。

 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、性质、情节及社会危害程度,依据2005年《证券法》第二百零三条的规定,广东证监局决定没收该夫妇违法所得46852.93元,并处30万元罚款。

  数十万元如何形成操控?

  几分钟内完成T+0,屡屡得手,这对年轻夫妇对于转债市场的熟悉程度可见一斑。

  他们操作最为密集的品种是横河和利欧两只转债,这也是“妖券”的龙头品种。不过,当时成交尚不十分活跃。

  2019年3月14日,横河转债正经历第一次炒作,在连续大涨后,当日横河转债暴跌16%。

  正是在这一天,他们出手了。利用账户优势,他们拉高价格,轻松获利出局。此后该券一泻千里。

  广东证监局的罚单Crisp_DD奶子D_WOLF战队,还原了当时的操作细节。

  当日9时32分56秒69毫秒至9时34分29秒10毫秒,在开始委托的前一笔市场成交价为156.80元/张的情况下,账户组中卜某银河证券账户、凌某光大证券账户分别以157.02元/张至161元/张不等的价格,分5笔委托买入横河转债合计9750张,其中以不低于卖一价申买量为7300张,占比74.87%。合计买入成交5220张,成交金额830555.20元,占同期市场成交量的比为23.56%,将横河转债的价格从156.80元/张拉抬到160.80元/张,可转债涨幅为2.55%,同期正股涨幅仅0.85%。

  拉高后,他们迅速出货。当日9时34分3秒74毫秒至9时34分38秒21毫秒,前述买入的“横河转债”5220张全部被卖出。经证券交易所计算,他们盈利6368.34元。

  第二笔交易发生在横河转债第一波爆炒后。在阴跌一阵子之后,横河转债于2019年6月18日有一个反弹,这对夫妇利用账户拉出了当日高点。

  2019年6月18日,11时24分4秒36毫秒至11时25分17秒97毫秒,在开始委托的前一笔市场成交价为109.78元/张的情况下,账户组中卜某银河证券账户、凌某光大证券账户分别以110.02元/张至115元/张不等的价格,分5笔委托买入横河转债合计18320张,其中以不低于卖一价申买量为18320张,占比100%。合计买入成交4172张,成交金额470223.90元,占同期市场成交量的比为23.88%,将横河转债的价格从109.78元/张拉抬到114元/张,可转债涨幅为3.85%,同期正股涨幅仅2.76%。

  当日11时24分28秒67毫秒至11时27分3秒9毫秒,这对年轻夫妇前述买入的横河转债4172张全部被卖出。经证券交易所计算,他们盈利9303.25元。

  从结果看,该夫妻账户操作无比精准,七进七出,每笔皆有盈利。

  其实论手法并不复杂,他们利用资金价格优势打出高点,随即出货。而这种“T+0”操作显然属于操纵市场的行为,即利用资金优势干扰市场价格,从而高位获利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他们是如何利用数十万元资金对这4只可转债形成操控的呢?

  有机构人士表示,流动性不足是困扰可转债投资的一个短板Crisp_DD奶子D_WOLF战队,也是游资活跃的一个因素。不少基金甚至不敢重仓转债,尤其是2019年市场流动性相对较为紧缺。这也给游资制造了炒作的机会,频繁利用价格优势拉升转债价格,然后进行T+0减持。

责任编辑:彭佳兵

评论

好文推荐